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Pain


pain


1996年5月3日、B5、54頁。


Deep Purple Series Vol.7 Pain

滿地鮮血,令人驚心動魄的一幕
「仙道!!」越野大聲喊了出來

在他面前的兩人,同時握著一把短刀
握在刀柄的,自然是南烈
至於仙道,則握著刀刃,緊緊地...
「白痴!幹嘛不躲開啊!」
「仙道∼!哇哇!流了好多血!」越野急奔上前
「你好像誤會了吧?我們並不是"那種"關係.」
握著血流不止的左手,仙道堅決地對南烈說
「我們?」越野聽得一頭霧水
「他永遠只望向前方,腦中除了籃球,還是籃球,
 若你想進入他的視線,只有一途--提升球技.」

聽了這些話,南烈心中若有所思...
「他...咬斷了我朋友的"那個"」
「!?」聽到這裡,仙道瞪大了眼,不敢置信
流川昨夜沈默地撫著唇角...難怪....
「做就算是保護自己,有必要這麼做到這地步嗎?
 難道說,真的只是為了自尊?」
「咦?」
「難道他不知道做這種事,會被其他同伙打得更慘?
 也許一輩子再也無法打籃球也說不定.」 
「.......」仙道思考者他話中含意

流川為什麼會這麼做?
為了保護自己?為了自尊?
或是,有其他的原因?

此時,幾位陵南的籃球隊員從前面經過
「喂!那個誰啊!快去叫警察...」
越野見救兵來了,連忙大聲呼喊
仙道一驚,急忙將地上血跡斑斑的短刀踢到一邊,
並將尚流著鮮血的左手覆上越野仍未閉上的嘴
「啊呀!越野!你怎麼大白天就流鼻血啊∼!」
「.....」越野有苦說不出,拼命想掙脫
「對不起,我先走啦!帶越野去處理一下」
仙道一邊向福田等人陪笑臉,一邊將越野拖走
幾位隊友,竟然完全不覺有任何異常之處.
連南烈也被他無厘頭的舉動弄得不知如何是好

獨自留在宿舍中昏睡的流川,剛一起身,
便覺全身、後腦皆傳來一股悶痛
正想到水龍頭下喝口水時,
不料,轉換開關是在shower位置,
涼涼的水花便從頭頂灑下....

就這樣淋著吧,讓它洗淨自己的傷口
沖去所有的不愉快,讓心情沈澱下來...

「哇!這麼多血,還是去看醫生較好吧?那人是誰啊?打籃球的嗎?
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壞事讓人來尋仇啊?還有,你幹嘛故事去握那
把刀子嘛!」
與此同時,越野正幫仙道包紮傷口,嘴上嘮嘮叨叨地問到南烈的事,
並埋怨仙道為何故意弄傷自己,像個笨蛋似的.

仙道根本沒有在聽越野的話

「對不起,越野,我想回去了」仙道突然站起來
「喂!等一下!先把事情好好說明再走,仙道!」
「嗯,越野,你先把臉洗一洗比較好吧.」
「你!也不想想是誰弄的啊?!笨蛋!」
惱羞成怒的越野,卻只能對著他的背影大吼大叫

「我只是剛好路過.」初次在小球場上巧遇,他這麼說
「家裡的電視機壞了,沒辦法看.」他帶著錄影帶來我家
當我發高燒攤在床上時,他靜靜地來,靜靜地離開,
為我冰敷,還從家中拿錄影機來,一點也不嫌麻煩....
還有,上回他躺在球場上,那雙眼神,像是要將我吸進去一般...

在他的眼中,永遠都是如此堅定
永遠看不到一絲絲的迷惑

而我......

仙道回到宿舍後,一進門便聽見浴室裡的水聲
探頭一望,只看見流川和著衣服,閉上雙眼
任憑牆上蓮蓬頭的水灑遍他的全身...

他睜開了雙眼,看見站在門外的仙道
流川看著他的眼神,仍是那麼堅定、沒有遲疑...

”我不想做出任何流川不希望我做的事”
之前,我的心裡會有這想法,會講出這樣的話
只是我單方面地在替自己找合理藉口,
以便能躲避直視著我的眼神....

突然,立在水幕下,全身濕透的流川,
抬起右手背
從嘴唇上擦過...

此一舉動觸動了仙道
立即上前將流川的右手執開,還未來得及做任何
反應,仙道已吻上了他...

捧著他的臉頰 吻著他的唇
握著他的手腕 緊緊地握著...

不再迷惘 不再遲疑 不再迷惑

纏著紗布的手,未凝結的血又再度
滲出,從兩人緊握的手中溢出,和著不斷灑下的冷水流下,
在地面形成一個淡紅色的小漣漪...

流川不希望我做的事...

就是我躲避他直視的眼神



DP2 coll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