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Liar


liar liar


1996年3月30日、B5、76頁。


Deep Purple Series Vol.6 Liar

在約定的地點等了好久好久........仍不見他的到來
索性抄了住址,打算自行前往流川家.
正巧在門口遇上與流川同住的表姐.
仙道有禮地說明自己的來意,受邀入廳一坐,
一同等待流川回家,並親切地招呼他
「這是第一次看到楓的朋友呢,因為他從來就只關心籃球,
 別的事也不跟我談,我有點擔心呢.」
「我想,他很清楚自己的目標,只是有些地方易讓人誤會」
仙道說出他所認識的流川,以及他的看法
「是啊,他總是太直接了.」她對仙道的話表贊同
「我先回去好了,不一定我們在路上錯過了」
仙道站起身,準備告辭,並留下家中的電話號碼給流川姐
「如果有消息,請妳打電話給我,謝謝妳」
「那孩子有像你這樣的朋友,我可以安心了」
流川姐在送仙道出門時,誠心地對他這麼說

回到自己的宿舍,打開門,仍是一片黑暗...

怎麼可能在這裡嘛...他又沒有鑰匙
他到底會到什麼地方去呢?
距離我們在球場分開的時間,己超過6個小時了

腕中的錶,現正指著10:42...
仙道將門關上,背靠著它,沈思著...

突然,後面傳來一聲悶悶的聲響,仙道急忙轉過身,
迅速將門打開!在門外等著他的是...

「流川!!」

似是遭人毆打,流川全身幾乎被傷覆滿,
用盡全身的力氣走到這裡,看到是仙道,
頓時感到心安,便頹然往前傾倒....
「發生什麼事?誰把你打傷?!」雙手撐住他,急急地問
驚訝!憤怒!疑惑!全部一湧而上
「沒什麼....」
看著仙道的眼,流川只緩緩地吐出這句話,便失去了意識

望著攤在床上的流川,仙道用濕毛巾為他擦臉,
並為他解開襯衫扣子,拭除身上呈半乾的血漬...

大概不會是桵木吧.
他們兩個打架,就像貓咪在玩似的...
那麼,究竟是誰?誰會把流川傷成這樣呢?

此時,流川終於稍稍清醒,從床上坐起,不發一言,
只是用手指輕撫著自己受傷的唇角.
「啊,你醒來了」
仙道幫他脫下沾滿血漬的襯衫
「不好意思,我失約了.」
「笨蛋!現在不是該說這個吧?」
換上乾淨白T恤,再躺回床上,手指仍有意無意拂著唇
「冰敷一下會比較好」看著他微腫的唇角,
仙道起身準備出門購買冰塊,被被流川拉住衣角
「不用了.只要睡一晚就能恢復」流川這麼說
「...那你肚子不餓嗎?我去買點吃的...」
「什麼都不用.」身側的衣角,被揪得更緊了
「....好吧,我知道了」在流川的堅持下,
仙道緩緩坐下,拂去貼在他額前的髮絲...

破曉時分,東方的天空,漸露出魚肚白的曙光
床沿的仙道,守著昏睡的流川,徹夜未曾閤眼
滿腹盡是未有解答的疑問...

流川自球場與我分開之後,到什麼地方去了?
又,到底是什麼人,打傷了流川?

Dru~~~~~Dru~~~~~~Dru~~~~~Dru~~~~~~~~
電話鈴響,打斷了仙道的思緒
是越野打來,而且,是"某人"要他傳的話
「他說『要和你談昨天的事』這樣講你就懂了」
越野的最後一句話,是這麼說的

天色大亮,仙道急急奔赴指定地點
「你是仙道嗎?」己站在那裡的南烈先開了口
「流川怎麼樣了?」
簡短的幾個字,讓仙道的心著實狠狠地晃了一下
原來,打傷流川的人就是他?

南烈說,因為在IH賽上被湘北這種無名隊伍打敗,心有不甘,
將此視為奇恥大辱,非常不爽,便夥同幾位朋友找到神奈川,
目的是要給流川一點教訓
「他還沒對你說嗎?是不敢講吧?...他被強暴了.」

乍聽這句話,仙道的臉登時變了色

南烈以右手持著短刀,並用左手撫著刀刃,描述他們幾個同夥
昨晚如何對流川施以暴行,流川為了擔心抵抗會遭到更嚴重的
毆打,日後無法重拾籃球,便放下一向極高的自尊心,服從南
烈等人要求他做的行為....

聽到這裡,仙道不禁握緊雙拳

南烈又加重語氣,意有所指地暗示仙道與流川之間有不正常的
同性交往關係,以極輕佻的口吻刺激著仙道,等著看他如何反應...

仍是緊握雙拳,緊得連關節都發白,微微地顫抖著...
腦中不斷盤旋昨晚所發生的一切...
流川進門後 渾身是傷 血跡斑斑 問他 沒有回答 
然後,喪失全身的力量,倒在我的手臂中
仍記得他看著我的眼神,在失去意識之前...

「你說謊」仙道下了結論,臉上帶著輕鬆
「?!」南烈不明白,為何他會這麼說?
「他被強暴是騙人的,他會保護自己」
「嗯,我明白你很想相人他的話啦...」
南烈仍試圖影響仙道的想法
「他什麼都沒說,如果他真的受到那種屈辱,他也不會要別人安慰
 正因為沒什麼事,他才會來我家.」

仙道這一番話,昨晚的情形又活生生跳入南的眼簾
粗暴的言語,粗暴的行為
其中一名同伴提到仙道的名字
然後......慘叫聲......斷了......滿地的血......
在一片混亂之後,現場只留下流川,還有我......
即使用短刀在他眼前比劃,仍一無所懼,
就是這眼神...從來沒有任何事,能讓他害怕嗎?

於是,我解開綁縛他雙手的粗麻繩
『這事和仙道無關,你敢告訴他,我就殺了你!』
在他離開之前,對我拋下這句話...

「我大概知道你想什麼,不過,我不會接受你的道歉,我沒那麼善良
 若你想被揍,就直接去拜託他本人吧.」
說完後,仙道便轉過身,背對南烈,頭也不回

從第一次見面開始,似乎我只會帶給他傷害
在IH賽場上,還有昨天....
反正,在他認為,我就是這樣子的人啊!

心中五味雜陳的南烈,竟持著短刀,往仙道背後衝去!
正巧被路過的越野目睹這一幕!「仙道!!」
聽到越野大喊,仙道迅速轉過身...
說時遲,那時快
水泥地上,留下片片令人觸目驚心的鮮紅...


DP2 collection